南王姊妹花

编辑:体谅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21 18:46:16
编辑 锁定
南王姊妹花,来自台东卑南族南王部落,三个自称“中古美少女”的阿姨们。从学生时代,便与陈建年在山青服务队,从事歌舞表演,活跃于当年台东各高中职联合活动及救国团营队。离开了年少的青涩,山青的一伙人同样面临现实压力,被迫丢弃生命的最爱--音乐!锈了弦的吉他,被打入房间一角空吟。美丽的服饰,也只有在传统祭仪时,才会从衣柜底层拿出来。熟稔的舞蹈动作,随着身材逐渐走样而荒废。仅存的绝美嗓音,只有在亲友同聚或婚宴登台高歌时偶而流泄。
中文名
南王姊妹花
组合成员
李谕芹、陈惠琴、徐美花
地    区
台东卑南族南王部落
风    格
民谣
专    辑
南王姊妹花
代表歌曲
美丽的情怀、双河恋、姊妹花

南王姊妹花简介

编辑
南王姊妹花,来自台东卑南族南王部落,三个自称“中古美少女”的阿姨们。

南王姊妹花成员介绍

编辑

南王姊妹花李谕芹Samingad

卑南族南王部落人,与侄女纪晓君拥有相同的族名Samingad,系延续曾祖母名字传承而来。高中时期与惠琴俩人共组女声二重唱并担任主唱,由于除了唱歌外的其他工作都与饭店业有关, 因此现仍于台东市某五星级饭店服务。

南王姊妹花陈惠琴Lavaus

卑南族南王部落人,族名Lavaus自姑婆名传承而来。
高中时期是双琴二重唱的吉他手兼合声,曾与友人合资经营民歌屋“蝙蝠洞”并担任“Bat band”乐团主唱,绰号“小小”的她后来被“大大”掳获芳心,妇唱夫随以“尖尖”为名合唱迄今,育有一对儿女,同样爱唱歌的孩子也在这张专辑“美丽的情怀”一曲中和妈咪合唱。

南王姊妹花徐美花I hua

三姐妹中唯一不是卑南族人的美花,来自阿美族都兰部落,族名I hua。山青时代曾和另一位姐妹组成女声二重唱并担任合音,后来与南王部落的帅哥志名结婚,现为三个小帅哥的妈。美花虽非卑南族人,不过在这张专辑里的卑南语咬字,可谓真的是字正腔圆。

南王姊妹花《南王姐妹花》专辑介绍

编辑
甜得太超过
台东南王部落(普悠玛)盛产好歌手,继“国宝”陆森宝、陈建年、纪晓君、昊恩与家家之后,经常在庭院聚会里的笑语弹唱时,听到妈妈、阿姨们的甜美歌声流连其间,让人沉醉而难以忘怀。“南王姐妹花”这三位自称是“中古美少女”的妈妈与阿姨,像海滩贝壳又似路边绽放的花儿,以家常的质朴出发,以甜得太超过的歌声,和人们分享唱歌的快乐和心的美丽。
制作人陈建年也持着这份分享的心,一个人不辞劳苦地完成这张专辑的创作与制作的工作。延续真实、诚恳的精神,手工制作音乐的用心,独自写歌、配器、编曲,简直使尽了十八般“乐器”,奔波于兰屿和南王,在警务工作的空档录音,也得好好和“三姐妹”沟通,以两年光阴,完成一张表达部落女性文化与生活记录的歌谣。除了甜美的歌声外,更想呈现出部落丰富的情谊及其文化的芬芳。
专辑有较传统的民谣像“Naluwan老民谣”,陈建年创作的“烙印祖灵”,则由秀月妈妈演唱,还有歌颂故乡与祭典的歌曲,蕴含着原住民对土地、祖灵的尊敬、深爱,“双河恋”与“美丽的情怀”有着动人的浪漫传说和典故;一直串连到救国团时期山青常传唱的山地民歌“那鲁湾组曲”,以及姐妹花在民歌时代常演唱的校园歌曲,仿佛是南王歌谣史的缩影。然而“姐妹花”与陈建年,总是不想讲得那么深,只要能以美而单纯的心,把这些与人同享带来快乐和感动,也就值得了。(乐评/翁嘉铭聆后感)

南王姊妹花《南王姐妹花》专辑曲目

编辑
01. 美丽的情怀
02. 双河恋 - 陈慧琴/李谕芹
03. 姊妹花
04. 唱我故乡
05. 妈妈的花环
06. 烙印祖灵 - 秀月妈妈
07. 老民谣
08. 长空下的独白
09. 小米酒.小姑娘.那鲁湾组曲
10. Hidden Bonus Track

南王姊妹花歌手评价

编辑
她们都从山青来
三姐妹的故事,是从山青队开始的。
在那段没有电脑、电视只有五灯奖歌唱比赛、民歌屋开始逐渐林立(现已找不到几间纯民歌屋了)、会弹吉他就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年代,对生在台东、刚好进入高中就读的学子来说,谁不知道救国团里的山青服务队呀!由当时在救国团服务的林志兴,力倡所组成的山青队,在当年台东各高中职联合活动中,绝对是最大且唯一的焦点,能歌善舞、男的俊、女的俏,山青的成员是不少高中生的暗恋对象。
当年救国团最流行的冬令及暑期活动,如东海岸健行队、知本野营队(听说角头老大43先生,高中时代曾参加此营队)、南横健行队等等,山青服务队总会在各营队行经台东扎营休息时演出,参加过这些曾经与山青同乐经验的人们,大多是在民国八十五年以前曾参加过上述营队,掐指一算,现在都已三十好几的朋友吧!
岁月或许让你对这群人已无太多印象,你可能不知道,当年的山青表演人员中,有现今的歌坛天后张惠妹、这张专辑的制作人警察歌手陈建年,金曲歌手昊恩、永龙,当然,还有这张专辑的三位主角“南王三姐妹”。
离开了年少的青涩,山青的一伙人同样要面临现实压力,被迫丢弃的是那段时间的最爱!锈了弦的吉他被打入房间一角空吟,美丽的服饰只有在传统祭仪时,才会从衣柜底层拿出,熟稔的舞蹈动作随着身材逐渐走样而荒废,仅存的绝美嗓音只有在亲友同聚或“巴鲁马”(婚宴)登台高歌时偶而流泄。
原本的俊男服兵役的服兵役、当警察的当警察(我不是在说陈建年啦!!),当年的美女则大多嫁为人妇,少数则投入职场奋斗,一切都如此自然地依循着最简单的人生道路前进,直到当年的吉他手(嘿嘿,陈建年当年只能弹吉他呢!)建年出了一张又挑起大家共同回忆的专辑《海洋》(里面收录太多山青时代所唱的创作歌曲),还打破众人眼镜的得到金曲歌王后,突然间就这么的起了微妙变化。

南王姊妹花留在部落里的美声

编辑
因为陈建年的关系,AM乐团成员的声音逐渐为人所知,纪晓君《野火》、昊恩家家《Blue in Love》及永龙等人《美丽新民谣》接二连三再夺金曲殊荣,台湾地图上看不见的南王部落,硬是在台湾音乐版图中强占一席之地!这群人的音乐创作背景、生活环境、乃至于部落传统祭仪,开始吸引不少外界朋友的注意,也因为如此,南王三姐妹这股被称之为“留在部落里的美声”,也就这么的再被“角头音乐”挖掘出来。
词条标签:
音乐作品 音乐 演员 娱乐人物 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