槐树下村(湖南省郴州市市郊乡下辖村)

编辑:体谅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7 10:36:32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槐树下村位于郴州市市郊乡东南方向,距郴州市城区6公里总耕地面积1346。77亩,辖区村民小组11个,全村总人口1046人,总户417户,境内有现代化的京广电气化铁路,京珠高速公路,郴资桂高等级公路贯穿而过,土地肥沃,地势优越,交通便捷,通信发达,是开发投资经商的风水宝地,村辖区还驻扎中国人民解放军7451工厂,54426部队,槐树下车站,北湖区工业园等11余单位,该村主要从事第三产业。
中文名称
槐树下村
行政区类别
地理位置
郴州市市郊乡东南方向
耕地面积
1346

目录

槐树下村村小学

编辑
槐树下小学位於郴州市区城东南7公裏处,校园紧邻铁五局材料厂。京广铁路和郴玛公路从校园前方通过。
学校前身为龙泉小学,後易名为升桥铺小学,七十年代後期更为现名。随著教育的发展,1983年村裏重新规划新择校址,先後投资近30万元建
设新校舍,现校园占地面积9亩,学农基地2.3亩。校园内三区分开,绿化面积达25%以上,环境清静,是学生学习理想的场所。
学校现有8个教学班,附设学前班1个,在校学生290馀人,有教职工16人,其中大专学历5人,中师学历11人。学校有电教仪器9389元,藏书近2000册,对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在校教师安心农村教育,默默地耕耘在农村教育阵地上。现师生正精神百倍,借改革之东风,将学校办成为合格的一级学校。

槐树下村村委会

编辑
村支书:王祥群 村主任:李小林

槐树下村轶事

编辑
引子:
初春时节,偶然的机会回家给父亲上坟,老槐树那儿不能不去,几经风雨的老槐树她能鉴证这个山村几个世纪以来所发生的一切。
山里有一个小村庄,方圆百里的人们都知道。因为村里有一棵几百年树龄的老槐树,她很奇特每年都开花,有五种颜色,因此叫五花槐。在全国没有几棵这样的树,被国家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对象,这山村因此远近闻名,小山村也就叫五花槐村了。听老人讲,几百年前宋太祖赵匡胤到过这里,曾在这棵树上栓过马,树杆下端被马踢过还有个马蹄状。不管是不是与历史吻合,但这都成为古老的传说,村里有的人们也都为此而自豪。
奶奶出生这村里张家,16岁那年就出嫁了邻村。二十五岁那年,已生下两个孩子,这就是我的父亲和我的叔叔。父亲七岁叔叔三岁,爷爷因得了老病不幸去世。留下少妻和两个年幼的孩子,奶奶根本无法生活,捆了小包那就是奶奶的全部家档,回到娘家五花槐村。奶奶靠着勤劳的双手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搭起一个小草房,在那里和父亲。叔叔相依为命。带着父亲和叔叔,四处讨饭。父亲八岁时,已经成熟了好多,奶奶生活的艰难,他都看在眼里。到了冬天,没有被子褥子,他们就用麦杆铺着睡觉。就在这一年的腊月,父亲告别了奶奶和年幼的叔叔,冒着天上飘着雪花,光着脚丫披着麻袋片一路讨着饭去了天津,这一去就是十七八年。那时,天津好多地方成了外国人的租界,天天兵荒马乱。父亲在天津找了一家大户人家打长工。父亲年轻时很英俊,十里八乡都说父亲长得特好,做活也很勤快。天津的老爷也看中了父亲的勤劳和善良,他的女儿也很希望和父亲组成一家。父亲的衣服都是他的女儿做的她也经常买些东西给父亲吃。父亲说,那人对他的感情也很好,但父亲没有动心。他谢绝了老爷的一片好意,依然是任劳任怨,干自已的活,挣自己的钱。一干就是十几年,父亲生活的很简扑,冬天夏天从没有穿过袜子,从没有下过馆子,买过零食。节省下来的钱都放在自己的小包裹里,经常拿出来,把扛活挣下的几块大洋放在铺上,一字排开数一数能买多少地,盖几间房。晚上睡觉,总是捏一捏小包,硬硬的也就放心睡觉了。
槐树村的张五叔家境比父亲强的多,起码父母还健在,有三间草房,两亩地,多少还能吃上饭。他和父亲不同的是,不安分当时的生活,总想到外边创一创,做点事情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父亲去天津的第二年他也去了天津。他机智灵活,在天津很快就找到了活,挣钱也不少。因为是同乡他经常去找父亲拉拉家常话。
冬去春来,老槐树发出嫩芽,五艳六色的花绽放了。虽几经风雨,她依然苍松嫩绿。每到太阳落山孩子们下了学,就会在这里捉迷藏,围着她跑来跑去,孩子们的笑声传遍整个山村。村里的老太太、老爷爷,每天都会带着小橙或蒲团到这里乘凉聊天。老槐树树冠很大,村里每逢赶庙会,搭台唱戏都在她的树下。
老槐树的南侧就是座寺庙,一个方正的四合院。进门就是盘在门弦上的两条木做的,门槛里面有个机关,脚踏过去踩到机关,就听到吱吱呀呀的声音,真是有些吓人。然后是泥塑的玉黄大帝,前边四方桌和香炉。玉黄大帝的两侧并排着各路神仙,什么观音菩萨、铁拐里,何仙姑等等。奶奶带着不满四岁的叔叔经常到这里烧香磕头,给父亲祈祷平安。
父亲很善良也很勤快,老板也很欣赏他,每个月都会多给父亲几块大洋。十几年过去,父亲也已经二十六岁。挣的钱能买起房子和地了,他就想着要回家。他买了大马车,穿着大马褂,车上拉着红糖和洋钉和给奶奶、叔叔捎些好吃的东西。母亲在世时曾说,你爹当时很神气,马车到了家,街坊邻居都去看父亲。说父亲在外面混得不错,也挣了不少钱。
张五叔他经常回槐树村,但从没有给过家里钱。父亲说过他在天津干了几年挣了不少钱,随后开了个小茶庄兼顾做点烟土生意,确实发了财。在天津时,父亲隔三岔五到茶庄去,好几个女人陪着张五叔,真是让人羡慕。张五叔始终没告诉父亲哪一个是他的老婆。
父亲回家家的确风光了一阵,买了几亩地,盖了几间象样的房子。土地革命开始后成立了人民公社,所有土地归了国家,父亲当上了生产队长,家境渐渐地好起来。张五叔也从天津回到槐树村,身上没有分文。听父亲说他在天津都把钱给了别的女人,直到张五叔死去还是孤身一人。
老槐树依然是勃勃生机,每年照历开着芬芳的花。县里、省里的不少人经常来这里光顾她。槐树村也不仅是四邻八乡的闻名村了,听说还上了电视台。
词条标签:
乡级行政区划 中国其他行政区划